您现在的位置 : 陶塘新闻网>时事>遥望“天路”:远方从此不再远

遥望“天路”:远方从此不再远

2019-11-13 11:41:55 点击:4078

万里边疆和巍峨的昆仑山,旅游是重中之重。

还有一条路要走。纵观历史资料,70年来边防运输的发展日新月异-

新中国成立之初,新疆主要依靠畜力向阿里地区供应物资。阿里地区解放后,西藏军队和阿里藏族人民不得不依靠牦牛和骆驼运输生活用品。交通条件落后,在高原上“很难到达天空”。

1957年,北至新疆叶城县,南至西藏日喀则市拉兹县扎乌乡的新藏公路通车。藏北高原的人们热泪盈眶,高原边界不再是一个孤立的岛屿。

几十年来,这条通往西藏的道路一直像祖国的“血管”。它连接了沿途牧民聚集区,连接了前线边防哨所营地,给边防军民带来了生机和活力。

我们沿着主干道走,主干道变得越来越宽。历史车轮正在向前滚动。各级重视发展边境交通,顺应强军要求,满足官兵需求。交通里程不断增加,规模不断扩大,承载能力显著提高。边境交通从无到有,从无到有,实现了历史性的飞跃。边防官兵旅行不再困难。

在这个快速变化的新时代,士兵们享受着发展的果实,守护着收获的果实。

当洪吴颖意外被军犬咬伤时,军医郑玉海最担心的是如何尽快给他接种狂犬病疫苗。

根据治疗规定,“疫苗接种黄金期”是在被咬后24小时内。然而,洪吴颖的公司位于西部边境的前线。最近的医疗站位于数百公里外的30英里军营。

该公司派出了强大的士兵,通过简单的边境道路飞奔到医疗点。医疗站的医疗车辆携带疫苗,在219国道上开往公司……最后,洪吴颖在被咬伤12小时后成功接种疫苗。

洪吴颖公司位于西部边境的一个名为“喀喇昆仑”的山地系统中。这个地方属于“偏远”的范畴。冰峰森林、连绵的山脉、肆虐的寒风和稀薄的空气勾勒出这个没有诗意的地方。

作为喀喇昆仑山腹地的少数“常住人口”,边防人员正在这片荒凉寂寞的高原上奉献青春和生活。只有那些“天堂之路”拉近了边防人员与外界的距离,为每次旅行带来了效率和便利。

在那些日子里,边境之路既是爱又是恨。

对于驻扎在喀喇昆仑的边防人员来说,新西藏公路往往被赋予特殊的意义和特殊的情感。

世界上平均海拔最高的道路从北部的新疆叶城县延伸到南部的西藏拉兹县,穿过喀喇昆仑高原。大多数路段都位于海拔4500米以上的积雪覆盖的高原上。今天,它已经成为连接喀喇昆仑地区边防哨所的“主要动脉”,确保战备交通。

为纪念新疆军区边防一家公司的高级中士兼司机朱俊伟,2013年之前,新藏公路是唯一一条没有沥青路面的国道,道路狭窄陡峭。沿着这条路开车的司机会这样叹息:“路上的恐惧就像在火锅里煎豆子。”

主要道路条件仍然不变,通往边防哨所的支线更难通行——无数路段的积雪、山洪、山洪和冻土,在这些路段上速度和载荷都无法提升。

与朱俊伟的驾驶经历相比,李三军营医疗站护士长卓玉娇对边境道路有着“专属记忆”。卓玉娇在边境驻扎了10多年,经常参加检查站的巡察。她仍然记得她和团队的第一次视察:道路崎岖不平,高原病泛滥,她一路呕吐...

这段经历也让卓玉娇心中充满了对官兵看病难的担忧。有一次,一名在山上短期站岗的新兵突然患了高原病。卓玉娇带着救援车冲出去,无法通过道路上雪山融水路段。

望着汹涌的水面,卓玉娇忧心忡忡,却想不出办法...最后,带着生病同志的官兵在检查站,用钢丝绳作为援助,一步一步地涉过冷水,把它送到救援车上。

谢文峰,一位在边防工作了30多年的老军医,在提到过去的道路时也有着深厚的感情。

在他的记忆中,通往高空检查站的道路不是很好。当冰、雪和泥石流到来时,道路被破坏了。由于通讯条件差,使用电报发送信息和通讯已成为治疗一线伤病的最可行的方法。然而,在那一年,有不少生病的士兵因各种原因被耽搁。

上士周梁明和炊事班队长常年驻扎在海拔5000多米的地方。沿路的路况很复杂。他脸上带着苦笑,说在那些日子里,官兵们总是不能吃西红柿——乘坐蔬菜运输船去山上的旅行不得不推迟三到五天。每次公共汽车到达时,西红柿要么被冷冻,要么被压碎。

冬天,周梁明和他的同志们每天只面对“土豆、萝卜和粉丝”。由于饮食单调和营养不良,官兵经常患嘴唇皲裂、指甲凹陷、失眠、脱发等。作为炊事班的班长,周梁明心里很苦涩...他从星星上望向月亮,最后望向一条向四面八方延伸的公路,这条公路通向这个遥远而艰难的哨所。

在河底边防连的王小康中士看来,当年所有“绿色”的东西都是岗位上的珍宝,所有为餐桌服务的“绿色”人都“让位”。我已经等了几个月了,山脚下团部的同志们把我家里的一封信送到了山上。承载这一信息的“绿色”越野车带着旅行的灰尘,带来了希望和温暖。

还有一位边防公司指导员的妻子,她曾吵着要和丈夫离婚,丈夫已经守卫高原多年了。写信时,她这样抱怨:“高原上甚至没有个人电影。你为什么有这么多事情,却没有时间打电话?”为了离婚,军嫂把军队的食物运送车带到了高原。

经过700公里的长途旅行和不断上升的海拔高度,这位军嫂缓和了态度:“上山的路太危险了,他呆在这里一定很痛苦!”当我们到达邮局时,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离婚的想法消失了...

去边防旅行,这对夫妇的心更加紧密。

■自然屏障变成了一条平坦的道路,边境前线“改变了世界”

曼昆仑山从无到有,见证了世界上所有的春光。

在曹浩军军士长看来,过境点“线”的变化反映在巡逻方式的变化上。

2002年9月,还是新兵的曹浩军来到了于雪高原。他第一次参加公司巡逻时,老兵们告诉他,“巡逻点在他前面的山顶上”。只是,似乎不远了,他和他的同志们走了一整天。

实际上没有办法说重点。“脚上全是石头。随着海拔的升高,体力消耗很大,每一步都很困难。”曹浩军回忆说,该点位于海拔5420米的雪峰之上。日复一日,他们只是用脚走出一条路。

还有一点,军官和士兵需要涉过几个冰川进行巡逻。曹浩军和他的同志们在5公里的路程中不得不走了9个多小时。年复一年,脚底的血水泡已经破裂愈合,老茧也在增长。在曹浩军的“老边防”中,似乎一个人如果能走上边防之路,将来就能走上任何道路,吃任何苦头。

随着边境巡逻道路的逐步重建,曹浩军公司下属的所有巡逻点都完成了服务道路。后来,上级给公司分配巡逻车,边境巡逻由“步行”改为“骑行结合”。

路况很正常,有时曹浩军和他的同志会因为颠簸而被“甩”出座位。巡逻道路修复后,防御条件得到改善,“苦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正如连队士兵在“叮当声”中所说:“时代在进步,巡逻队走得更少了。坐在车里就像跳舞,风吹得很开心。”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军队和地面携手为边防前线修建巡逻道路。成千上万个过境点形成了以国道为主体、简单边防道路为支路、巡逻道路为终点的交通格局。管理和控制边境以及提供全面安全的能力不断提高。

边境交通的改善促进了执勤能力从“飞机”向“三维”的转变——全地形巡逻车、雪地车等装备相继部署。视频监控系统的使用使一线公司能够监控“全天候、全天候、全地区”的重要路段。

进入边防某公司的监控室,大屏幕上依次显示几幅监控画面,实时监控情况——防卫区的情况“一目了然”。

监控设备进入公司,带来了各种履行职责的方式。“过去,官兵需要乘车、骑马和步行巡逻才能到达那里。目前,公司正在履行信息化职责,其效率和处理能力得到了提高。”公司指导员周建的脸上充满了自信。

去年参军的一等兵文祥渴望扎根于边防。在新兵加入公司之前,他选择参加“无人机操作培训班”。经过两个多月的训练,文祥成为该公司的第一位无人机操作员。

今天,文祥的主要任务不仅是训练基础学科,而且是操作和使用无人驾驶飞行器。无人机进驻边防,巡逻监控无盲点。文祥微笑着说:“无人机在控制双方时的作用非常大。”

鉴于交通状况的改善,近年来,边境防卫中设置了集摄像、取暖、吸氧、烹饪和广播于一体的新型猛禽巡逻车,巡逻和防卫“给老虎增添了力量”。

目前,向四面八方延伸的边境道路是“水平边界,垂直点到点”,“信息灯塔”随时都能感受到风和草。空中直升机和无人驾驶飞行器随时监控边境局势...边境前线已经“改变了世界”。

■交通大发展,全方位“溢出效益”,有利于边防

今年9月,驻扎在前线的高射炮与紧急转移命令有关。在机动运输过程中,它不断经过大坂和粱山,比计划提前半小时完成任务。

谈到这次经历,连长苏伯康直言不讳地说:"谢谢你脚下的路。"

“当路况好的时候,心就会有底。像以前一样,铲子和鹤嘴锄不会离开手,道路将一路畅通。”在他看来,道路的改善使官兵们安心训练,也缓解了战备压力。

高射炮营营长阎海清说,高原上备战的方式是第一位的,道路是好的。官兵们更加积极地关注战争。

陆路运输已经建立和改善,航空运输已经从无到有,从无到有。

2012年,阿里至喀什的定期航线开通后,南疆军区相关部门将重点放在部队运输上。七年过去了,南疆军区每年都会与有关部门协调,做出科学的总体规划和合理的配置。将“新兵上山”与“老兵下山”相结合,帮助一线官兵减少崎岖不平的旅途,有效缩短部队调动时间,实现交通效益最大化。

边境交通的畅通带来了确保车辆通行的“黎明”。

大型卡车司机陈进平常年为前线边防公司提供食品。他认为道路状况的改善意义重大,它不仅使官兵享受到“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的便利,而且降低了运输成本和不必要的经济损失。“我们为安全部队服务的热情和热情更高,我们的动力也更充足。”

王军中士说:“道路更好,食物更好,安全措施到位,邮件及时送达公司,没有必要担心‘包裹被退回’。令边防人员高兴的是,报纸和杂志再也不会“迟到”,新闻也将回归“新闻”。高原不再遥不可及,人们可以随时随地与家人交流。

道路的改变让护士长卓玉娇非常欣慰:“边防人员的健康得到了保障。”今天,即使大雪封山,伤员的运输也可以通过现有的道路完成,从而实现了紧急救援人员的及时救治。

■走一条“道路”,使边境交通维护社会化。

“经济建设是国家繁荣的基础。祖国的持续繁荣在交通建设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驻扎在喀喇昆仑的一个团的团长鲁山在评估边境交通的新变化时说。

交通状况的巨大改善提高了军队的支援能力。如今,越来越多的部队驻扎在山区,为在极端条件下打造优秀的士兵和强大的旅提供可靠的保障。

这条路依赖于修理,更依赖于维护。

2016年4月,在上级部门的支持下,南疆军区在国防区高海拔寒冷地区的部分边境道路上进行了维修改革试点。通过探索,他们降低了维护成本,减少了部队的占用,为高原防御部队战斗力的生成伸出了援手。

上士周梁明对此深受感动。“过去,当我们参加战备执勤时,我们也参加过修路和铺路……”部队多次穿过寒冷无人居住的地区。为了完成道路通行的任务,周梁明和他的同志们在施工前走了数百公里。

随着战斗力生成进程的加快,边境交通变得越来越繁忙,道路损坏频繁且容易发生,单纯依靠军队来维护道路越来越不现实。这样,“社会化维护管理”模式在南疆军区得到了试行和推广。

其次,在相关单位的合作下,南疆军区在社会专业技术力量的帮助下参与了边境公路的养护,并通过调查、协商、谈判等多种方式选择了养护项目实施单位。他们探索了“日常维护”和“紧急维护”两种方式,一方面确保道路畅通,另一方面在紧急情况或部队需要时进行紧急维护。

来自四川的陈亮是“社会保护项目”的成员。今年6月,他的施工队伍通过严格招标获得了一段边防公路的养护工程。自8月份上山以来,陈亮一直跟随施工队完成道路缺陷填筑、路面平整和护栏添加工作。

在他看来,确保边境道路四通八达,辛勤劳动,汗水淋淋,是他自己对边境繁荣发展和部队高效输送的贡献——“边防战士守护着成千上万所房屋的灯光,我将守护着他们脚下的道路!”

照片1:部队运输队正在新藏公路上行驶。

照片2:新船抵达南沙的一处礁石。

照片3:阿里老兵坐飞机回家。张军照片

快3 河北快3投注 大发体育 安徽快三投注 hg0088备用网址